图片
「歡迎加入賞金獵人工會,反正今天第一天嘛,就不要太拘束啦,來參加迎新會認識認識吧。」

✢任務內容:繪製、寫出參加迎新會的內容





  「嗯?啊,是工會的嗎?」

  亞希菲特眨了眨眼,停下手中繼續朝精緻茶杯放不曉得第幾大匙的糖的舉動,看著金色小毛團迅速敏捷地從旅館門口咻咻飛竄至桌邊,嘴裡啣著燙印細緻花紋的卡片,晃擺幾下淺棕色的絨尾表示催促。

  家族那邊的人不會這麼普通的方式送信過來,認識的朋友幾天前才聯繫過,亞希菲特做了簡單的刪去法,那麼剩下來的選項也只剩一個,獵人工會。

  「謝啦,傑訥。」亞希菲特笑著拍拍小松鼠的腦袋,傑訥親暱地蹭了下掌間。他有讓這孩子兼任幾次傳替訊息的信使的經驗,不過有次距離可能超出體力耐力負荷範圍,回來賭氣了好陣子,目前仍處罷工狀態。

  如果能有一隻鳥型的魔物的話……一邊揣摩鳥獸的模樣,一邊拆開信件閱讀起來──信的內容不長,簡而言之是為新加入的獵人們所舉辦的交流晚會。

  嗯,人應該很多,好像很熱鬧很有趣的樣子。

  不曉得會有怎麼樣的人?

  啊!會有一樣喜歡魔物的人在嗎?

  亞希菲特拿起堆了小砂糖山的紅茶輕啜了一口,慎重地思量著,若那個可能性成真的話是不是該送個什麼紀念禮物給對方?

*

  啊,天吶。

  身處歡喧鬧騰的晚會場地,亞希菲特左彎右閃好不容易鑽過滿滿的人潮,想著要是有傑訥十分之一的身手就好了,準備拿取看來相當美味的食物和飲品時──他看到了。

  如潮水般的人群之中,有道身影無視於不時投過來的注目,悠然的張開細長的銀白喙嘴,將手裡的長麵包吃了進去。

  亞希菲特愣愣地微微張嘴,搓揉幾下雙眼,順便捏了臉。

  不是幻覺,不是夢。

  天吶,天吶天吶天吶天吶──

  幾千幾萬個字都不足以形容現下的心情,沒想到,身為獵人的任務還未開始,就讓他有這個機會接觸到高度人化的魔物,而且還是同為獵人的魔物。難道,這就是所謂的天賜良機?

  完全沒有考慮到任何不合理之處,亞希菲特夾帶幾分開心至恍惚的情緒,不知不覺便拿著食物晃到了魔物身邊,在那不同一般人的眼瞳看過來時,露出和善的笑容。

  「晚安呀!魔、咳,要不要喝一杯?」硬是把差點脫口而出的魔物詞彙給吞進去。見對方沒有拿取飲品,亞希菲特晃晃手中的紅酒。總之,要很平常的打招呼,很平常很平常。「我是亞希菲特,啊,以後有機會的話還請多指教喔!」

  魔物沉默了好一會兒,「……博伊科。」隨即移開了視線。

  亞希菲特也不介意,只是在發現魔物嘴裡還藏有另一道雙眸,讓他很難忍住想要一窺究竟的衝動。啊,好想知道喔,魔物本體的真面目。

  而且,博伊科。

  在所有紀錄魔物相關書籍和資料理,沒有博伊科這個魔物名稱。不過,也有可能是為了融入人類而取的名字。不論如何他記下了,因為很重要很特別很值得紀念,博伊科就排在眾多魔物名稱的首位吧!

  「吶吶,博伊科先生來自哪裡呀?」明白博伊科的冷淡,替對方和自己各斟了杯酒後,亞希菲特自顧自說了起來,「我來自英格蘭,我家那邊啊──」

  嘩啦嘩啦地說了兄弟間的趣事,講了故鄉流傳的神話,還有其他很多很多東西。順序沒有半分條裡可言,想到哪邊就說到哪邊,然而其中佔了最多時間的,算屬最喜愛的魔物的事情。

  講了大半時間也不會感到疲憊。

  可是身旁人似乎不是如此。博伊科放下酒杯,準確地在兒時偶然碰見小型魔物的故事告個段落時俐落切入,「不好意思,亞希菲特先生,接下來的時間我想一人渡過。」

  「咦?可是、啊,是聽累了嗎?要不要到場邊休息一下?」

  「……」

  趕不走。

  莫名有了這個認知,博伊科全然沉默下來,對於這之後亞希菲特彷彿沒有盡頭的魔物故事不予理睬,至於不經意記起幾個魔物名字不是他能控制的。

  反正,迎新會結束就會離開了吧。

  博伊科安然地這麼想著。




  …………




  為什麼他還會跟上來!!

  啊啊,怎麼辦這家伙真的跟上來啦!我要冷靜!冷靜!

  瞥了眼尾隨在後的亞希菲特,料想不到是這般發展的博伊科思緒此刻混亂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/博伊科)


  FIN?


  「亞希菲特先生好像把我認成什麼奇怪的魔物了,雖然能夠理解亞希菲特先生對魔物的愛好,但話先說在前頭我真的不是什麼高度人類化的珍奇魔物。還是請回吧。」

  「咦?咦咦咦?不是嗎?真的嗎?真的不是嗎?......嗯--唔--果然是因為跟陌生的人接觸博伊科先生太害羞了所以不想承認吧!」

  「……」


  FIN.




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